茕茕随笔

男人,活着,看不透却妄图着看透,爱又迷惑着爱,读书,听歌,空想,会死亡。

我的微博两天都是屏蔽状态,刚刚可以打开,怎么回事?是我不会操作还是“···”的原因?请教!致谢!

央视几个女播音与一些贪官的性事,被炒沸沸扬扬。其实,当今女性已然在很多观念上解放,她们不过是在特定的环境、工作条件下的与特定的一些人的关系罢了,与凡俗的我们没有本质区别。偷到,一元钱是,再多,仍是。没必要揪住那几个女性做文章。而播音,仅仅是工作,或者不过是糊口。当然我并不鼓吹乱性和高攀。

对《Uncle》评论:“淡淡的愁绪在不自觉的淡淡中沉沦。” http://163.fm/UXo98SG

我很想相信未知的,但是我很虚弱、那种外表看似强大、健康的极度的内心的虚弱。我不知道什么能驱除我内心的惧怕,甚至我都无法知道我到底惧怕着什么?

关于苍南的“暴力”行为,个人觉得,任何包里都属暴力,都在我有限的教养范围内认为不当!只是,我更以为,拥有权力者的暴力行为更应该深刻检讨和自律,而“弱势”群体的暴力也应当自律。权力者们的暴力,其危害远远大于弱势群体。

所有快乐的代价都是最终的结束,却不能阻止妄图快乐的奢望,所有奢望尽管都有可能到来,但常常到来时,味道已经变异。新年还是快乐吧!

孔子曰:登东山而小鲁,登微博而小天下。天天风雨无阻到微博来打卡,我的微博勋章【流水不腐】升到九级啦!细水长流,幸甚至哉。